游泳

沙奇里亲笔我的两个祖国瑞士和科索沃这无关

2018-11-13 11:48:0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沙奇里亲笔:我的两个祖国,瑞士和科索沃,这无关政治

2018年06月24日最新报道:

原标题:沙奇里亲笔:我的两个祖国,瑞士和科索沃,这无关政治

虎扑6月24日讯沙奇里在瑞士对阵塞尔维亚的比赛中完成了绝杀破门,而进球后的他的庆祝动作引起了极大的争议,这名超级天才究竟有着怎么样的过去和未来,或许我们可以通过他的亲笔信来了解他。

亲笔内容如下:

我们家没有暖气,只有一个大壁炉。那是在巴塞尔农场里的一个非常老旧的房子,就像我说的那样。我甚至没有考虑过这方面的事情,我会像一个疯子一样在家里跑来跑去取暖。我的哥哥经常会抱怨家里太冷了,因为他的房间在楼上,距离壁炉的位置很远。冬天的时候,哥哥不得不裹着五条毯子睡觉。

在战争爆发之前,我和我的家人们离开了科索沃,那时候我只有四岁,我的父母带着我和我的两个哥哥试图在瑞士存活下去。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我的父亲不会说瑞士德语,所以他起初只能在餐馆里做刷盘子的工作。后来他终于找到了一份在公路上施工的工作。母亲则是在城里的办公楼里做清洁。

对于任何人来说,瑞士的生活成本对于所有人来说太高了,但这对我的父母来说就更加艰难了,因为他们还要想办法寄钱给在科索沃的家人们。最开始的时候,我们每年都可以坐飞机回到科索沃看看家人们。事实上,我的妈妈总是跟我说:在飞机上,你就是一个捣蛋鬼!你总是尝试着从座位上爬起来,去够我们身后座位上的人!你从来都不会安安静静地坐飞机!

但当战争爆发的时候,再回到那里就变得不现实了,事情对于我的家庭成员们来说是非常艰难的,因为我的一些家人们都困在了那里。我叔叔的房子被烧成了灰烬,而他们在那里承受了巨大的痛苦。我的父亲会尽可能地往家里寄钱,所以我从小到大都没有零花钱,除了过生日,可能会收到一样礼物吧。

事实上,这是一个有趣的故事......罗纳尔多当时是我的偶像。他踢球的方式,对于我来说是非常魔幻的。在1998年的世界杯决赛的时候,罗纳尔多受伤了,巴西输给了法国,我为此伤心哭泣了很久,因为我为大罗感到非常伤心难过。我的7岁生日和那届世界杯的决赛相隔了3个月的时间,而在之后连续三个月的时间里,我每天都缠着妈妈,我跟她说:我生日礼物想要一件罗纳尔多的黄色球衣,拜托了,请给我一件那样的球衣吧!

在我生日到来的那一天,我的妈妈给了我一个纸盒子,我打开来一看,里面是一件黄色的罗纳尔多球衣。唯一的遗憾是这件球衣只是她从黑市上买来的赝品。我记得当时球衣上甚至没有巴西国家队队徽。那只是一件黄色的衣服,上面印刻着绿色的9号。我的父母没有钱给我买一件正版的球衣,但这对我来说没有任何关系。那可能是我生命中最快乐的一天。我大概连续穿了这件衣服10天的时间,为了搭配这件球衣,我甚至换上了一条黄色的短裤。

我是这个学校里唯一的一个移民孩子,我不觉得瑞士的孩子们可以理解我为什么如此痴迷于足球。在瑞士,足球并不是唯一的运动。这里和其他地方的生活并不一样。我记得,四年之后,2002年世界杯的时候,当罗纳尔多在世界杯舞台闪耀的时候,我还走进了理发店,我告诉他:给我剪一个和罗纳尔多一样的发型。

但当时我留着一头卷曲的金色头发,所以这真的太疯狂了。我来到了学校,孩子们都看着我,这个孩子到底发生了什么呢?这个家伙tmd在搞什么?

我对此并不关心。我只是想要做好我自己。我的学校在镇上的黄金地段,但是我家的位置很偏远,它距离镇上最糟糕的地方只有5分钟的步行路程,但那里有真正纯粹、美好的足球。我的母亲恳请我不要去那样的地方,但我几乎每一天放学之后都会去那里踢球。我知道大家都认为瑞士是一个非常美丽的国家,嗯,怎么说呢,大部分的地方都是这样的吧,但在那个公园里,一切都非常疯狂。所有的球队都像是联合国一样。在这里你可以遇上土耳其人、非洲人、阿尔巴尼亚人或者是塞尔维亚人,任何国家的人。而这不仅仅是足球,你可以在这里看到很多东西,你们可以看到德国式的街舞,还有各种嘻哈舞蹈,足球比赛进行的时候,还会有一个女孩会径直从球场上穿过。

足球是最纯正的足球。比如说,你总会看到有人在比赛中挨揍。我从未被打过,因为我知道什么时候该闭上嘴巴,一直都是如此。但在那个公园里踢球真正地帮助到了我,因为我当时是一个小孩子,个子不高,我学会了如何和这样的人踢球,他们可不会和你随意地开玩笑。

当我到了14岁的时候,我开始为巴塞尔的青年队踢球,而我们有机会去布拉格参加耐克杯比赛。问题是我必须旷课几天的时间,当我和自己的老师请假的时候,他直截了当地拒绝了我。在瑞士,所有的老师对于教学过程都非常认真的。我心里想,狗屎,那我只能装病不去上课了。

所以我让妈妈给学校写了一张请假条,说我得了流感或者别的什么。随后我去布拉格参加了比赛。我在那届比赛上踢得非常出色,我第一次看到其他国家的孩子们以惊讶的眼神议论我:看吧,该死的,就是他,来自巴塞尔的那个小孩。我觉得这样的感觉真的非常棒。

比赛结束后的周一,我们立刻飞回了瑞士,我依旧假装自己生病很虚弱的样子,你们懂吗?而我的老师立刻跟我说:沙奇里,到这儿来。来,快来。

他招手让我过去,随后他从桌子抽屉里拿出了一份报纸。

他指着报纸对我说,你不是说你病了吗?

而在那份报纸的头版上,我看到了一张我微笑的照片,手里拿着冠军奖杯。

我只是看着他,手抱住了头,想:哦!天呐!

在那届大赛之后我受到了非常多的关注,但钱对于我的家庭来说依旧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因为我的两个兄弟都在为巴塞尔踢球。每当我们要出去比赛,我们必须付三倍的旅行费。在我16岁的时候,我们需要前往西班牙的某个地方参加一个足球训练营,我记得兄弟三人大概需要700瑞士法郎的费用。有一天晚上,我的父亲来找到我们,并跟我们说:听着,这是不可能的,我们支付不起这样一笔费用。

所以我的兄弟们都选择出去打工赚钱,我们需要来赚足够的费用。我在家附近的草坪大概修建了三个月时间的草坪,而我的一个哥哥我甚至不知道他去哪里工作了我只知道他在一家工厂里戴着大的安全眼镜干活。不管如何,到了最后,我们三个人都赚到了足够的旅行费用,我们都可以去西班牙了。而我记得当时我最担心的就是我可能没办法去西班牙,我担心队友们发现我付不起这样一笔费用。

你们懂吗,周围的人会围着你,取笑你,拿你取乐,尤其是当你只有16岁或者17岁的时候,我们的自尊心都很强。训练结束之后,所有的孩子们都会去小卖部买食物,我和我的两个哥哥一直都没钱,所以我们会编造一些借口以便让自己可以尽早回家。我觉得这以另外一种方式激活了我们内心的饥饿感,我总是渴望着和最好的对手进行比赛。

大概一年的时间之后,我年满17岁了,我被征召进了巴塞尔的一线队。一场比赛快要结束最后20分钟的时候,我替换登场完成了首秀,我觉得自己做得非常好。但第二天训练的时候,我们青训队教练跟我说:你tm到底做了点什么?你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

我说:你在讲什么啊?

他说:我刚刚和一线队的教练谈过。他说你脑子里只想着盘带,你现在又回到了预备队,就是这样!

我感到了非常震惊,我觉得自己的巴塞尔生涯就要这么结束了。

两周时间之后,他们炒掉了主教练。一名新的教练来到了巴塞尔。他把我征召进了一线队,从那之后,我再也没回到过青年队。有趣的一点是,教练把我放在了左后卫的位置上,嗯,好吧......我更喜欢进攻,并且为球队创造机会,所以队内的中后卫们总是朝我大喊大叫:你必须回到自己的位置上!你必须回来!

哈哈哈哈!那么,我又能说什么?但前插进攻,对我来说是相当不错的,取得了不错的成果。因为报纸上说我有可能得到2010年世界杯的机会。我真的不知道当时我是怎么想的,这真的有些疯狂。当我被征召进国家队的时候,那真是一个非常激动人心的时刻。我直接赶回家告诉我的爸妈,他们都非常高兴。

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了。当我16岁的时候,我还在为别人家里修剪草坪,这样我才可以得到一张前往西班牙参加集训营的门票,而到了我18岁的时候,我可以坐上飞机去南非参加世界杯了?

我记得当我们对阵西班牙的时候,我看到伊涅斯塔就站在我的面前,哇哦,这个人我在电视机上见过,他现在就站在我的面前。但有一件事情我永远都不会忘记,当我们到达南非的酒店时,我看到每一个酒店房间的门口都有一名全副武装的军人。我们自己国家的军队负责来保护我们的安全。我觉得这可能是世界上最酷的事情了,因为...我的意思是...一年之前,我还在大半夜独自一人从公园里跑回家,现在我竟然有了一名军人在负责我的安全?

对于我的父母来说,当我出生在世界杯舞台上的时候,这可能是最令他们感到自豪的时刻,因为他们来到瑞士的时候一无所有,他们出门拼命努力地讨生活,为了给自己的孩子创造美好的生活。我觉得媒体误解了我对瑞士的感情。我感觉自己有两个家,就是这么简单。瑞士给了我和我的家人们一切,而我也尽全力为瑞士国家队付出所有。但每当我回到科索沃的时候,我都会离开有家一样的感觉,尽管这是不合乎逻辑的,但这确实是一种来自我内心的感觉。

2012年的时候,当我们对阵阿尔巴尼亚的比赛的时候,我把瑞士、阿尔巴尼亚以及科索沃的国旗都印刻在我的球鞋上。一些瑞士报纸发了很多消极的报道,我受到了媒体的口诛笔伐,但我觉得人们对待这些东西的方式让我要疯了,因为这是我的身份。我觉得对于瑞士这个国家来说,这个国家最伟大的地方,在于他愿意给那些来自于战争和贫穷中的人们伸出了温暖的援助之手,大家都在这里找到了美好的生活。

瑞士不仅仅有湖泊和山脉等等,还有我踢球的公园,还有我身边的土耳其人、阿尔巴尼亚人,塞尔维亚人还有非洲人,德国的说唱歌手,以及和我和那个穿过球场的美丽女孩度过的浪费时光。瑞士可以包容所有人。

当我在2018年参加俄罗斯世界杯的时候,我的球鞋上印有瑞士以及科索沃的国旗,但这和政治或者类似的事情无关,而是这些旗帜讲述了我的生命和故事。

但不用担心,瑞士的国旗印刻在我的左脚上!!

[来源:theplayerstribune]

分享到: